季年

四季便一年,清澈不多见。

我的团长我的团同人片段

ooc,反正好久以前写的了

半拉卡机的😂应该写不完了

cp宪孟,虞龙,龙虞无差


一,宪孟片段


自从上回在汽油桶训练以经过了好多天了,


马上就要去南天门打仗了,


孟烦了却依旧忘不了那个拥抱,


这比小醉还使他念念不忘,他也曾想要努力忘记,发现都是徒劳后,便顺其自然,但也绝不深想。


毕竟眼下,孟烦了还不想在临死之前给自己徒增烦恼。


离去南天门还有最后一天了,


龙文章组织回禅达探亲,说白了就是临死前最后一次回家的机会。迷龙自然是直奔老婆孩子,


孟烦了打算先去看看父母,再去看看小醉。


张立宪有些纠结,


他想找孟烦了,


单独的。


他知道除了在迷龙家,只有在小醉那了,可潜意识的又不想承认,

他安抚自己,他是去找他的同乡小醉的。


为了掩饰他甚至把孟烦了贬低了一顿,成功引来了孟烦了的胖揍。


张立宪根本没想还手,


他甚至没料到孟烦了会打他,他有点委屈,欲言又止的被孟烦了扔到了小醉的家里,

看着孟烦了远远的瘸开了。


张立宪考虑了几秒,甩开小醉的手追了上去(小醉:mmp?)


二,虞龙虞(1)


不得不说,在这38天里,龙文章是埋怨虞啸卿的,


而且这种埋怨,持续到了从虞啸卿找人搭好的桥上过到东岸时对虞啸卿的态度。


龙文章压根就没再瞅虞啸卿一眼,虞啸卿想要拉他的手也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最后被手的主人讪讪放下,孟烦了实在没有力气去看这尴尬的瞬间。


虞啸卿凝望着走出很远的龙文章,眼中全是复杂的神情,

大部分的都无非是内

疚,疲倦和空然的悲伤,


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说什么对真正经历这一切都人来说都是徒劳,

只能喃喃自语:


“龙文章,从今往后这辈子,我都是欠你的”


龙文章没有回头,一直走了很久很久,直到体力不支晕死在了地上,


这个一直以来强壮精悍的如精神支柱一般的团长是要稍微歇一歇了,


只是没想到第一个冲过来的会是虞啸卿罢了。


孟烦了以为自己因为这些天的饥饿和无水环境下眼花了,


仔细揉了揉眼,呦呵,半跪下抱着龙团座的可不就是那个虞啸卿虞师座嘛,


孟烦了觉得有些讽刺,


便不再看向他们。


只是独自的,


一瘸一拐的,


一步步挪回祭旗坡。


三,虞龙虞(2)


虞啸卿现在的表好像要杀人,

是的,他就是要杀人:


“龙团座!你告诉我,为什么又失败了?!”


龙团座这三个字被他说的咬牙切齿,


有着愤恨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虞师座,我.我有别的计划的。”


龙文章还是这幅表情,带着贪生怕死的懦弱和莫名其妙的坚持,

孟烦了敢笃定,贪生怕死绝对比坚持要多得多。


把龙文章现在的模样和在私底下耀武扬威的操蛋劲一对比孟烦了就想笑


虞啸卿往前走了两步,

贴近龙文章,

带着暴风般的压迫感:


“计划?懦夫,真是该死!他咆哮起来:“你们都该死!”


“是是是,虞师座说的是。”


龙文章又露出他那招牌式的谄媚的笑容。


“收起你的笑容,真是令人反感”


虞啸卿不想承认,他有些心软,


对待这个人,好像总有些什么不同,


积郁而被他自己一压再压,不得薄发。


这个人是唯一有资格做虞啸卿同类的,可志不同,话变成了半句多。


失望至极,又烦躁至极,


虞啸卿突然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就这样一转身,走了,没有再为难龙文章。


目送完虞啸卿走了之后,孟烦了开始笑,:


“这虞师座搞什么鬼。”


龙文章照着孟烦了的屁股就是一脚:


“你巴不得我挨骂吧你”


没了(摊手)


我一直以为士兵圈是冷圈,原来红花会的cp才是从日夜爆满到门可罗雀,大大们一个一个的,都退了,我泪目

自己产粮又...:-(


『毕飞』你快乐吗(一)

重度ooc沙雕预警
拖了太久了,几乎一个世纪,先尝试发出来一点~emmm @sy. 答应了一个世纪的文,嘤嘤嘤。

kp1
丁飞最近过的太无聊了,还有点颓废。

只能每天看看新闻,电竞再打打游戏以度日。

什么?写歌?

有时候写不进去也是可以原谅的对不对?

哎呀,过两天,过两天嘛。

想来想去,还是不能在呆在家里了,最近都快跟潇洒一个样了,得出去找找灵感才行。

找谁呢?

王昊?不行,他忙着写歌。

老贝?不行,他在蹦迪。

壳?不行,人家对象看着呢,到时候西子又该说自己不务正业带坏她老公了。

那找谁呢?嗯……姥爷,要不找姥爷吧,反正他很闲(并不)

正好去调戏他一下,丁飞想。

丁飞就这样怀揣着自己美好的愿望踏上了不归的旅程。当然,这是后话。

毕然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画画画,搞搞设计和乐器,再写写歌什么的,十分充实,然而在这么充实的一天,一只沙雕突然闯了进来,这只沙雕明确表示,我,就是来扰乱你生活的杀手,怕了吗!啊哈哈哈哈!

毕冉有点想搬家。

王小昊在写歌之余对这只沙雕的行为做出了评价:“老逼,你是不是喜欢阿冉?”

丁飞:有这么明显的吗???

老贝收起看戏脸,一脸认真:“等什么呢老逼,#追啊!”

丁飞:不要收了老贝,你的虎牙收不住了。

mai在编曲的同时插嘴:“诶呀,我早说过了吧,老飞肯定喜欢毕冉,打赌我赢了哦,请我吃饭啊,吃饭!带对象的那种。”

丁飞:还打赌???为何我一无所知!!!太令人气愤了,吃饭能带我一个吗?不给钱的那种?

王小昊第一个代表他们的塑料兄弟情义给予大力支持,其他人紧随其后坐等好消息。

壳总发来致电:“干就完了!”

丁飞于是坚定的打算撩一下,就撩一下。

TBC

嘻嘻,自己品(手動狗頭)

看了点以前的视频,百万什么的,想重新入坑,但理智又不让我这么做emmmmm

其实毕冉和丁飞的关系应该是互宠,温柔和幼稚的反差emmm

开车开车,好烦啊开车🌚

感觉最近红花会的粮好少啊🌚欲求不满怎么办

飞贝怎么这么甜呢

上b站,看了一些视频惊觉飞贝之甜,以下搬运
(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51724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6E945D20-C513-4587-8CDA-881A28DED75547325infoc&ts=1535545412487

3分20秒有飞总一句很自然的宝贝儿(对贝贝讲的)

(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9658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6E945D20-C513-4587-8CDA-881A28DED75547325infoc&ts=1535545872255

抱抱和听话真的很宠了

(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84080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6E945D20-C513-4587-8CDA-881A28DED75547325infoc&ts=1535545942595

飞总:贝!贝!贝!

链接再放评论